<p id="9p1t7"><b id="9p1t7"><font id="9p1t7"></font></b></p>

        <em id="9p1t7"><form id="9p1t7"></form></em>

        EN 中文

        距開幕還有 [] 天

        關閉

        擁抱汽車產業百年未有的大變局

        魏文

          德國著名的戴姆勒-奔馳汽車公司創始人之一、被譽為“汽車之父”的卡爾·本茨一定不會想到,他所開啟的汽車產業如今成為了包括能源、交通、通信、計算機等諸多行業諸多技術變革的交匯點,汽車新四化――電動化、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浪潮讓百年汽車產業進入了汽車產業百年未有的大變局。

          這一場新變局的焦點將聚焦在上海。隨著上海國際汽車工業展覽會即將正式開幕,以“擁抱變化”為主題的上海車展將為這場大變局的高潮拉開序幕。

          新勢力引領變化

          2020年1月7日,在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舉行的國產Model 3交付儀式上,特斯拉公司CEO埃隆·馬斯克,現場脫下外套跳起靈魂舞步,引發一片歡呼。此時的馬斯克或許已經意識到,中國產特斯拉Model 3究竟能給他帶來什么。

          2020年,特斯拉全年銷量達到49.95萬輛,其中在中國市場,國產版M odel 3的銷量接近14萬臺,在特斯拉全球銷量占比中超過27.5%。在中國市場強勢銷量的幫助下,特斯拉市值迎來了爆發式的增長。2020年特斯拉股價暴增700%,市值突破7000億美元,遠超豐田、大眾等傳統汽車巨頭市值的總和,馬斯克也一度被推上世界首富的寶座。

          上海,是馬斯克的福地。就在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正式投產前,特斯拉一直處于“至暗時刻”之中,2017年到2019年,Model 3曾面臨巨大的生產壓力,離破產最近的時候只有一個月,馬斯克一度考慮將特斯拉出售給蘋果公司,上海拯救了特斯拉和馬斯克。

          2019年,遠在美國的馬斯克焦急等待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拯救,大洋彼岸的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同樣愁眉不展。2019年,蔚來汽車虧損超過100億元人民幣,現金流最緊張時僅夠支持公司一個月的運營,李斌也一度被業界稱為:“2019年最慘的人”。

          但在2020年,蔚來和特斯拉一起騰飛。從2019年10月2日的最低價1.19美元算起,蔚來股價在一年的時間里漲幅超過4000%,市值一度位居全球車企前十,中國車企前三。

          上演同樣戲碼的還有中國另外兩家頭部造車新勢力車企,理想和小鵬,截至3月31日,在中國車企市值排行榜中,蔚來位居第三,小鵬和理想分列第六和第八位,在他們身后有著廣汽集團、長安汽車、東風集團這樣的強勢傳統車企。

          2020年,是造車新勢力企業狂歡的一年,他們在十年甚至更短的時間內,走過了傳統車企近百年的歷程。新勢力的狂歡,也助推了這場大變局高潮的來臨。

          傳統車企擁抱變化

          2021年1月21日,大眾集團CEO赫伯特·迪斯發表了自己在某社交平臺上的第一條推文,并喊話馬斯克:“我們當然還要奪走你們的一部分市場份額。我們的ID.3和etron已經贏得了首批歐洲市場。期待著和你們進行富有成效的討論!”

          在部分業界人士眼中,這是大眾集團正式向特斯拉“宣戰”的信號。2020年造車新勢力們度過了自己的“狂歡之后”,傳統車企必然不會將變革的主導權拱手讓人。

          2021年3月,基于大眾MEB純電動平臺打造的ID.4家族產品上市,開啟了大眾在中國電動化轉型;4月初,上汽通用在2021技術日上,在國內發布了涉及電動化及智能網聯化的Ultium平臺、VIP電子電氣架構等全新技術;車展前夕,吉利正式發布全新等極氪品牌,旗下首款產品極氪001也于同日公布預售價。

          在隨后的上海車展上,日產Ariya、大眾ID.6、凱迪拉克LYRIQ、極氪001、智己汽車L7等全新產品都必將成為展區“最靚的仔”。

          這些產品、技術、戰略中體現了傳統車企對于變革的思考,大量電動化產品以及汽車軟、硬件架構的變化,讓我們真正深切體會到電動化、智能化已經成為不可逆的趨勢。與此同時,車企、用戶之間的關系也將迎來重新定義。

          4月9日,上汽集團600104)召開全球首個汽車SOA平臺開發者大會――上汽零束SOA平臺開發者大會,上汽零束首席架構師孟超說到,“SOA軟件開發者平臺具有硬件可插、可拔、可擴展,軟件可買、可賣、可訂閱的特點,將為智能網聯汽車帶來無限可能,包括全數字化、全服務化、全標準化、全域融合、全域智能、全面開放、全系防護等七大特點,為開發者和用戶帶來快速、千人千面的體驗?!?

          集中式電子電氣架構、SOA軟件架構的出現,讓汽車開始逐步由硬件導向轉向軟件導向,軟件定義汽車時代正在來臨。技術的發展和轉型將使得用戶從單純的使用者變身成為開發者,他們可以完全根據自己的喜好來定義汽車,甚至是售賣自己親手打造的軟件模式;而車企則將從單純的硬件提供者轉型成為軟件平臺供應商。

          和特斯拉、蔚來等造車新勢力相比,在新能源汽車、智能汽車領域后發的傳統車企,已經開始快速追趕,并寄希望于這種軟件定義模式,快速對造車新勢力實現反超。

          另一方面,特斯拉的預埋硬件、兜售軟件,蔚來賓至如歸的用戶體驗以及極高的用戶轉介率,都讓傳統車企意識到汽車服務業態的轉變,從2021年開始,包括上汽大眾、R汽車、比亞迪002594)等長沙都開始在傳統4S店外的商超展廳模式,成為華為、蘋果的“鄰居”;極氪則更進一步,開啟了和特斯拉“同款”的全直營模式。

          變革之中,傳統車企和用戶之間的距離將被快速拉近,完全打通車企和用戶之間的屏障,車企與用戶形成緊密互動、共創,將會成為新時代的主流。

          技術、服務、理念全面革新,2021年上海車展將會真正吹響傳統車企向造車新勢力發起反攻的沖鋒號。

          跨界造車,變化的X因素

          本屆上海車展,百度Apollo正式由幕后走向臺前,旗下的自動駕駛、高精地圖、智慧座艙、車云必將會成為車展關注的亮點。但這并不會是百度的終點。2021年,百度和吉利合資成立集度汽車,不久的將來,百度在車展上展示將不僅僅是技術,還有旗下的整車產品。

          2021年,跨界造車成為業界最為火熱話題之一。隨著智能電動汽車生態和市場逐步成熟、資本市場對于新能源智能汽車的火熱、汽車、互聯網等技術的融合大趨勢以及現有業務逐步進入瓶頸等多重因素影響下,過去躑躅不前的科技企業們終于按下入局造車的扳機。

          2021年,百度、小米、滴滴先后官宣入局造車;蘋果汽車布局良久的汽車業務只保留了最后一絲神秘;華為、大疆、英偉達等科技企業品牌出現在汽車技術、供應商的宣講之中。

          科技企業跨界造車,將成為這場大變革之中的X因素。

          和造車新勢力相比,科技企業有著充足的資金,特斯拉、蔚來那種不成功、便成仁的情況很難出現在這些巨頭身上;和傳統車企相比,在智能汽車時代,科技企業在軟件、自動駕駛等領域的技術積淀絲毫不遜色于大眾、豐田這樣的巨頭。

          同時諸如蘋果、小米乃至滴滴、百度,它們還有著充分的用戶運營經驗和粉絲群體,在用戶服務體驗重要性大幅提高的時代,這些跨界造車的科技企業已經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在造車領域幾乎一片白紙的科技企業,將為汽車行業帶來更多的新玩法和新思路。

          但科技企業跨界造車,必不會一帆風順。

          3月的小米春季新品發布會上,小米科技董事長雷軍幾度哽咽,將造車視為人生最后一次創業的他說到:“有時白天能想出100條理由做(汽車),晚上就想出100個理由不做(汽車)?!?

          汽車堪稱現代工業的集大成者。即便是在軟件定義汽車的智能時代,汽車依舊沒有擺脫其交通工具的屬性,這意味著智能汽車并不能簡單定義為“四個輪子加上一個手機”,安全性、可靠性、舒適性乃至工業設計等等都需要小米從頭打造研發、生產流程和系統。

          其次當下優質供應鏈是稀缺資源,傳統車企、造車新勢力以及跨界造車企業都在搶奪優質供應商資源。最后是時間窗口,如今新勢力車企、傳統車企均展現了龐大的布局,在智能汽車市場風生水起,跨界造車的科技企業需要在足夠短的時間里推出足夠強的產品。

          大變革之中,只有擁抱變化才能在變化之中找到機遇。

        国产欧美国日产理论,九尾狐狸m校服白丝喷水,老师好大好热快点再快一点
        <p id="9p1t7"><b id="9p1t7"><font id="9p1t7"></font></b></p>

              <em id="9p1t7"><form id="9p1t7"></form></em>